首页 | 收藏 | 联系
 
 
媒体研究
热门关键词:CCTV 湖南卫视
 
  热点新闻
 
广告服务
深层解读电视广告效果的测评
下一个十年,电视+互联网视频=?
传统广播业面临巨大挑战,如何突出重围,重
传统媒体VS新媒体,广告客户心中更倾向谁
你的广告投放该换个思路了
传统媒体转型发展出路
 
 
  本周新闻快讯
 
你的广告投放该换个思路了
传统媒体VS新媒体,广告客户心中更倾向谁
传统媒体转型发展出路
为什么选择电视广告,4个实锤告诉你电视广
广电欲借融媒体“超车”,看这七个地方做的
本地化,县级电视台的一大出路!
2018年一线卫视还有哪些机会?
 
 
  本周点击排行
 
深层解读电视广告效果的测评
下一个十年,电视+互联网视频=?
传统广播业面临巨大挑战,如何突出重围,重
传统媒体VS新媒体,广告客户心中更倾向谁
你的广告投放该换个思路了
传统媒体转型发展出路
2018年广告行业新动态:区块链+广告
 
 
当前位置:媒体研究---正文 字体:【】【】【
 
喜剧节目扎堆死磕 对手节目“互挖墙角”
 
来源:腾讯娱乐     时间:2016/3/7    人气:-
 

 继歌唱类和亲子类节目扎堆后,喜剧类节目也不甘后尘。湖南卫视《我们都爱笑》、安徽卫视《超级笑星》、湖北卫视《我为喜剧狂》、浙江卫视《中国喜剧星》等节目纷纷扎堆。本周日开始,又将有一档全新的喜剧节目《笑傲江湖》加入战局,在东方卫视和腾讯视频首播。

  许多观众眼中,喜剧节目相比之前的音乐选秀、亲子真人秀来说,门槛低、投入小,不需要花高价购买海外模式,也不用花巨资请明星,且大部分电视台都有制作此类型节目的基础,操作起来十分容易。然而据记者获悉,原本在今年播出的20档节目中,因各种原因已经有几档无疾而终了。《笑傲江湖》的导演田芳一语中的表示,每年春节联欢晚会语言类节目那么难过,用这个反推就知道这类型节目有多不好做。本期《疯狂综艺》将通过探访多家卫视喜剧节目的项目总监和导演,为您揭开此类型节目扎堆播出后产生的影响,以及各卫视又是如何见招拆招的幕后。

  喜剧咖遭哄抢?十八线小明星十万起 星爷叫价千万

  今年初,国内综艺节目明显从音乐选秀和亲子真人秀调整到疯狂喜剧模式,20档节目让各路喜剧演员和笑星一夜间成了香饽饽。据知情人爆料,很多之前默默无闻的喜剧演员因上节目身价暴涨。之前已经沦落到演艺场所跑场的喜剧演员,现在开口报价都是10万,低了5万别想找他们谈。而那些能够当导师的喜剧明星片酬更是没得说,以擅长制作情景剧著称的某导演就因当节目导师,出场费在短短半年内实现三级跳。

  被誉为喜剧之王的周星驰也遭多家卫视疯抢,俨然成为喜剧节目的决胜法宝。据业内人士爆料,其目前的导师身价已经从年初的800万飙升至1800万。

  东方卫视本周日将开播的《笑傲江湖》,请来了冯小刚、宋丹丹、吴君如和刘仪伟等四位喜剧界大咖担任导师。导演田芳透露,请导师不仅仅是片酬价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要与节目风格相契合,能够有说服力,所以此次四位大咖的重聚,显得相当不易。

  但更关键的是,这些大咖们并非像一般明星导师那么好把握。但凡节目呈现中有一些传统的影子,或者有一些套路话什么的,在他们眼里都很难过关。田芳表示导师们的严格要求对节目组而言无疑就是压力。宋丹丹不允许选手用煽情的故事逼她就范,冯小刚不喜欢看到选手太多技巧上的表演,吴君如想看选手的人性和人生态度放开……”种种限制让节目的操作难度增加不少。

  选手被挖墙脚?对手电视台派间谍偷录资料

  之前音乐节目中闹过导师、选手等各种资源荒,喜剧人才同样也是喜剧节目最令人头疼的事情。喜剧节目要选出一个笑星,远比选歌星要难得多。田芳回忆起当时到各个城市寻找选手的场景,至今都觉得苦不堪言。走了20多个省,城市更是不计其数。每个城市都是一对一面试,光找能够模仿赵本山的就找了三四十个。尤其像《笑傲江湖》这个节目,在冯小刚的严格要求下,选手要传播快乐,不止是逗笑观众更是难上加难,要找那种真正发自内心快乐,能传播快乐的人真是太难了。

  《我为喜剧狂》联合出品方能量传媒负责人樊庆元也透露,为了找选手,他们接触了各家电台的主持人、夜场演员、各个小团体,用一年的时间面试了500-600名选手,最初为首次录制储备了将近70个选手。

  最早打响喜剧节目战役的《超级笑星》,被爆曾在节目录制现场,发现有3家其他卫视节目制作的工作人员充当间谍,他们均以观众身份混进录制现场观摩节目,并不时录制现场资料,更在后台收集一些节目优秀选手的联系方式,欲以更高的利益诱惑等条件挖墙脚。对此,制片人李欣也透露出寻找选手的艰难,为了筹备《笑星》提前一年开始找选手,走遍全国20多个城市进行面对面人肉搜索,进行了10多场海选。我们下手早,后来其他台再去,好的都被我们挑走了。所以很多节目只能到歌舞厅、演绎场所,甚至有的都到北影门口去找群演。由此可看出,挖墙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此外,由于大部分选手都是草根,他们的心理素质、抗压能力都很重要,李欣表示,有多少个选手,就必须配备多少个创作团队。由创作团队对他们进行一对一的重新打造。这就不仅对选手要求高,对节目组的制作更是大挑战。

  原创模式遇挑战?借鉴、编剧、创意一个不能少

  经历了找选手的过五关斩六将,喜剧节目制作还存在许多困难。由于没有模板没有宝典,各家电视台只能做到自我学习和借鉴,《我为喜剧狂》的节目出品方,同时也是北京长江传媒有限公司总裁周泳认为一档好的喜剧节目,要在导师、选手和作品这几个核心要素下加入更多的创新,中国有很多具有喜剧表演天赋的选手,但由于没有经过系统培训和学习,只能在小剧场或者夜店表演,一旦将他们推向大平台就立刻显示出不足。作为节目制作方,我们会请一批有名的编剧专门设计脚本、创作段子,针对选手来进行重新设计包装。

  对此,田芳导演表示认同,并透露,《笑傲江湖》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全原创,从模式到它当中的每一个节目都是原创,所以哪怕选手有作品也都用不了。我们的导演团队和和幕后团队不计其数,而且必须有丰富的戏剧背景专业,当中有做情景剧的,也有做相声晚会的

  为了提高节目的丰富性且区别于其他同类型节目,田芳认为创意也是最让导演组头痛的,由于要求所有节目原创性,因此选手带来的节目和段子都要针对这个节目表达的价值观和态度重新编排创作,难度相当大。而且要求每个人不仅仅是说话,也可能是脱口秀、小品、相声,可能有字体的、形体的或者是行为艺术的,品类特别丰富。

  《超级笑星》一季的制作,让制片人李欣总结经验道,选手其实不难找,有幽默感的,天生喜剧脸的都不难找,最难的就是创作跟不上。的确,在如今网络普及的年代,各种网络用语、笑话、幽默段子俯拾皆是,观众的笑点也越来越高。选手表演的内容,观众可能早在网上看过类似的。节目想要出彩,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李欣无奈表示:音乐类、歌舞类、真人秀甚至连之前的亲子类节目,都有海外版权,他们有非常成熟的制作模式。如今的喜剧节目都是原创,大家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拿捏成瓶颈?荤段子好用,但又不能太过

  虽然喜剧节目是民心所向,但要想做得真正有喜感,需要花很大心思。在资深娱乐评论人朱白看来,喜剧节目的内容是关键所在。喜剧离不开粗俗的元素,甚至有的离不开低俗的荤段子来吸引眼球,但永远只能踩着那个边界来做。迈过了低俗的界限,就有可能会反弹。简言之,多一分显得粗俗,少一分又或许无法逗笑观众。

  《超级笑星》制片人李欣谈到这一问题时也表示,什么样的段子能播,是电视台必须面对的安全问题,有政治口径、小品尺度等。团队中,年纪稍大的创作者,会不了解目前的网络热词, 不认识都教授,不理解炸鸡加啤酒。年轻人会觉得创作一个小品花的功夫和经费不如编一期肥皂剧来得划算,这些都是喜剧节目创作的瓶颈。

  喜剧类节目会走多远?尽管对前景看好,但周泳也颇为担心的表示,扎堆现象会引发同质化,不持续创新很快就会被超越,还是一个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过程,最后能生存下来的,最多三五档。而李欣更预言喜剧节目将在今年五六月,进入到一个新阶段,喜剧节目的寿命最多或许能存活一年左右。

  结语:喜剧,不止博一笑那么简单

  喜剧节目这么难,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电视台做呢?李欣告诉记者:喜剧最可贵的一点,就是可以促使我们全民和电视从业者,更加关注生活,从生活中去挖掘你开心的一面。同时也可以包含很多社会现象,如雾霾、就业、择偶等相关社会问题,所以具备传递正能量的功能。让观众体验到表演者们对当下生活的各种思考。

  其实,不管节目形式怎样变化,对当下的电视从业者和观众来说,喜剧节目都不止是停留在恶搞层面,博一笑那么简单。出新、出彩的节目,也不能仅止于逗笑,与其拼大牌搞模式引进这种虚的,不如差异化,做出针对卫视本身定位的节目来,而不是盲从跟风。

 
 
新媒体 国学频道                
北京中视仟村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400免费电话:400-631-0856 值班手机:13811529660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彩和坊路10号1+1大厦1213室 邮编:100080 京ICP备10023519号